当前位置:主页 >> 廣州靜爾音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蚌埠排污企业捉迷藏法人代表被依法拘留

2021-07-24 03:00:1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蚌埠排污企业“捉迷藏” 法人代表被依法拘留

刺鼻的怪味,墨汁一般的污水,通过村头鲍家沟流入淮河——这是记者近日走访安徽省蚌埠市龙子湖区的仇岗村时见到的情景。村民们告诉记者,村子里坐落着族光化工等三座规模较大的化工企业,污水就是它们排放的。

事实上,这几家化工企业的污染早就引起了包括国家环保总局在内的各级环保部门的关注,就是在环保部门督查和下达停业整顿通知的高压态势下,企业却与环保部门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你来我关,你走我开。近日有关部门对这三家化工企业实施停电处理,三家企业的法人代表被依法拘留。

督查组离开不久 化工厂的机器又响了

今年5月底,淮河流域安徽、河南督查组会同安徽省环保局,在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组织下,现场检查了鲍家沟等5个主要入淮排污通道和部分企业的排污情况,结果发现鲍家沟污染尤为严重。正在开闸放水的鲍家沟,从闸下至淮河形成的厚厚泡沫,浩浩荡荡长达1公里。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蚌埠市族光精细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污染防治设施闲置,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九采罗化学有限公司、海川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无污染防治设施,现场检查时两家企业已停产。督查组建议当地政府停产治理违法排污企业,关闭违法排污且治理无望的企业。

而早在5月初,蚌埠市环保局就已经监测到这三家企业的违法排污情况,并作出罚款等一系列处理决定。

6月1日,蚌埠市政府下文责令这三家企业停业整顿;6月6日,蚌埠市下文再次责令九采罗化学有限公司停业整顿。然而,市政府的文件成为“一纸空文”。

6月上旬记者来到仇岗村时,发现九采罗化学有限公司的机器仍然在运转。企业负责人辩解说,这是在出余料。可住在企业周边的村民却反映,10多天前上面来检查的时候,这些企业的确是停产了4天,但是后来又开工了,至今已经开了六七天了。

直到6月18日和19日,海川公司和九采罗公司才逐步停产。6月20日,国家环保总局暗访组第二次检查时,族光精细化工公司仍未实施停产。

“睡觉的时候都会被呛醒”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鲍家沟边的一棵大树已经枯死,旁边地里种的黄豆秧苗稀稀歪歪,无精打采。74岁的汤固华老人就住在旁边的小屋里。她和77岁的老伴种了两亩多地,一半种麦子,一半种菜。结果污水一来,庄稼全被熏死了。

更让村民感到恐惧的是化工厂半夜偷排废气,当地老百姓气愤地称之为“毒气”。汤固华老人说,厂里每隔三五天就排一回“毒气”。夜里睡得好好的,闻到气味就会惊醒,熏嗓子,呛得再也不能睡。村民张金山告诉记者,排气时整个天空都是白的,像下味精一样。小孩和妇女就会眼睛发疼,喘不过气。即使在夏天最热的时候,村民们都得关着窗户睡觉。

据村民反映,村里污染的历史由来已久。原来污染比较严重的蚌埠市农药厂前两年卖给化工企业后,村里污染更加严重。目前坐落在村里的企业以化工为主,其中以规模较大海川、九采罗、族光这三家企业污染最为严重。

据仇岗村党支部副书记王宗明介绍,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2300多人的村庄,得“怪”病的人越来越多。最近两三年,每年都有10多人死亡,其中很多是因患食道癌、肺癌、肝癌、脑充血、脑血栓这些“怪”病而去世。得病的人越来越年轻,30多岁的青年就得了肝癌,甚至10多岁的小孩子也得“怪”病。

“在阴天和刮风时,学生们都要捂着鼻子上课”

在仇岗小学南面的80米处就是鲍家沟排污口,小学北边100多米处也是几个化工厂,教学楼后面是一口发黑的池塘。仇岗小学校长王学军无可奈何地对记者说,学校处在“包围圈”中,每当阴天或刮西南风的时候,学生们要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写字。

一年级学生郁威说:“工厂一放气,味可难闻了,感觉直往脑门里钻,一闻肚子就疼,头晕想呕吐。”

村民耿广珍告诉记者,她的儿子今年10岁,上小学五年级。经常嗓子疼,带他去蚌埠第三人民医院去看病,大夫也查不出小孩得了啥病,只是奇怪为什么仇岗村来的人都是这种病?

据校方介绍,在校的小学生有230多人,20%的学生嗓子不好。王学军校长忧心忡忡地说,虽然到目前为止,学校里没有出现过重大中毒情况。但老师和同学们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极有可能会慢性中毒,严重影响身心健康,可农村学校又没有条件组织集体体检。

至于化工企业排放的气体究竟有没有“毒”,蚌埠市环保局副局长马成喜说,化工企业难免有些气味,由于气压原因难于散去,目前环保部门还没有这个条件进行检测。(记者卢尧)

40m2二居室现代简约装修效果图

装修实景图

装修图片

装修设计图

一站式家装服务平台

友情链接: